读完《我的前半生》原著才明白,破坏子君婚姻的并非凌琳

读完《我的前半生》原著才明白,破坏子君婚姻的并非凌琳

(1)

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陈俊生为了跟凌琳结婚,宁愿放弃妻儿及家庭。

为此,两人坐实了渣男和小三。

凌琳没有子君美丽,而且她还带着一个同样大的儿子。

陈俊生选择的不是另一种相同的生活吗?

他到底图什么呢?

那接下来,我们深度地来剖析一下原著,你就会发现,陈俊生选择凌琳不是偶然,而是必然。

即便那个人不是凌琳,她也会是张玲、李玲,或者王玲......

与陈俊生而言,无论是谁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原著中:

陈俊生是史涓生,是一名医生,自己开了一家诊所,年入百万。

而罗子君是许子君,大学未毕业就嫁人,工作半年做了全职太太,为丈夫生下一儿一女,相伴十五年被抛弃。

凌琳是辜玲玲,一个十八线小明星,离异并带有一双跟子君一样年龄的儿女。

原著中的第三者辜玲玲跟电视剧中的凌琳一样,样貌比不上子君,甚至是有些难看的。

原著形容她:头发烫得像蜂巢,一脸雀斑,黑实的皮肤,平凡的五官,活脱脱一个欧巴桑。

而子君在见到辜玲玲之后的心理语言是:“这个女人要比我老丑三倍”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,却让涓生爱到无法自拔,他到底爱的是这个人,还是一种跟原来完全不同的生活?

读完《我的前半生》原著才明白,破坏子君婚姻的并非凌琳

(2)

子君大学未毕业就嫁给了涓生,做了半年书记员的工作,还是铁饭碗。

然而她受不了职场的奴才嘴脸,也不愿受气,便日日跟涓生抱怨。

涓生也乐意养着她,自此,她就辞职安心做起了史太太。

读完《我的前半生》原著才明白,破坏子君婚姻的并非凌琳

这些年,涓生在职场上不断升职。

后来,自己开了一家诊所,收入倍增。

家里换了大房子,雇了保姆。

子君则安心做她的阔太太,对外面的世界一概不知。

涓生出轨这件事,母亲、妹妹、唐晶、甚至女儿都早在半年前就已知道,唯有她,还蒙在鼓里。

唐晶和母亲曾暗示她:“涓生对你还好吧”?

妹妹子群提醒得更直白:“丈夫要着紧一点,男人身边多了几个钱,少不了要做怪,所以姐姐呀,你要当心”。

即便这样,子君依旧毫无察觉,安心做着她的医生太太。

她的日常就是:购物、美容、约朋友喝下午茶或者打牌......

跟所有富家太太一样,出行有司机,脚上穿的限量版高跟鞋是不能沾水的。

在她心里,她如今拥有的这些,是陪伴涓生十五年应得的。

所以她才会对女儿说:“女人做办公室并不是丰功伟绩,做主妇何尝不辛苦呢”?

你看,这就是子君的悲哀。

当局者迷,连女儿都反驳她:

“你辛苦吗?我不觉得,我觉得你除了喝茶逛街之外,什么也没做过。家里的功夫是萍姐和美姬(两个女佣)做的,钱是爸爸赚的,过年过节祖母和外婆都来帮忙,我们的功课有补习老师,爸爸自己照顾自己。妈妈,你做过什么”?

女人任何时候都不要想着用青春去交换他人的人生。

青春会逝去,而人生漫长,充满变数。

子君的问题就在于她太高估自己,高估人性了。

(3)

读完《我的前半生》原著才明白,破坏子君婚姻的并非凌琳

直到涓生自己按捺不住想要跟辜玲玲同居的决心,向她摊牌这一切,她依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?

此时的她除了歇斯底里的狂叫,惹得涓生更加厌恶之外,毫无办法。

反而是十三岁的女儿异常的冷静。

面对父亲的背叛,她冷冷地说道:“爸爸,你的话已经说完,你可以走了,何必等着看妈妈失态”?

当子君慌乱的要找婆婆来解决此事时,女儿又冷静地劝她:“妈妈,你静静,找奶奶来是没有用的,爸爸不要你了”。

你看,连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都能看清局势。

子君真的像唐晶说的一样:过去的十五年被涓生宠的五谷不分。

她的世界里只有老公、孩子和家长里短。

一个英语本科生,却因为婚姻丧失了立足社会的能力。

她质问唐晶:“全世界都知道史涓生与辜玲玲在一起了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”?

唐晶说:“以你这样的性格,早知也无用,一样手足无措”。

你看,还是唐晶了解子君。

(4)

读完《我的前半生》原著才明白,破坏子君婚姻的并非凌琳

子君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,在她心里,自己一个大学生,能够说一口流利的英语,样貌出众,打扮得宜,配涓生是绰绰有余的。

这些年为丈夫生儿育女,照顾双亲......

涓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

妹妹子群打击她:“肯为史医生生儿育女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”。

女人的价值,不能体现在生育上。

在史涓生心里,他是子君的丈夫,亦是他的老板。

他对子君说:

你不关心我,这些年,我在家中得不到一丝温暖,我不过是赚钱的工具,我们连见面的时间都没有,我想与你说话的时候,你总是在做别的事情:与太太们吃饭,在娘家打牌......

涓生是一家之主,可以说,子君能够生活得如此优越,全是仰仗丈夫。

在他心里,子君就要以他为中心。

他有经济能力,他就占据了主动权。

所以在子君哭着求他不要离婚时,他才可以冷静地说:

“哭什么呢,我仍然照顾你的生活,一个月给你五千块赡养费,直到你另嫁人为止。”

这些年,在涓生看来,他给子君的已经够多了,他尽了自己应尽的义务。

子君越是挽留,他就越是想要逃跑。

最后,公婆出面将涓生大骂一顿,让他好自为之。

然而涓生依旧执迷不悟,反而责怪子君:

“你就是把我历代祖宗的排位请出来也无用”。

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

子君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有错,是在她读了鲁迅的《伤逝》后。

她发现书中主人公的名字跟她和涓生的一样。

跟涓生提起时,他说:“子君,我早已跟你说过是巧合,你无心装载。你几时听过我说的话”。

子君才意识到自己这些年没有关注过涓生,甚至没有跟他好好聊过天。

在涓生心里,也许,他早已跟自己的妻子没有共同语言了。

最好的夫妻感情是共同成长,达到精神的共鸣。

(5)

读完《我的前半生》原著才明白,破坏子君婚姻的并非凌琳

不得不说的是,第三者辜玲玲十分的可恶,然而作为妻子的罗子君就没有错吗?

苍蝇不叮无缝的蛋。

感情的破裂,一定是双方的问题。

只不过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错了,自然都是挑别人的不对。

“跳探戈需要两个人,不见得全是史涓生的不是。”这是唐晶说的话。

子君错就错在,她婚后失去了自己。

她以为只要照顾好丈夫和孩子的衣食起居。

做一个贤惠的妻子,孝顺的媳妇,负责的母亲,她就是有功劳的。

她忘记了跟上丈夫的步伐,在她心里,她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这个家庭。

原著有段话是这样描述的:

涓生跟子君说他中午要回家吃饭,有事跟她说。

然而子君却把他的话当耳旁风,跑去跟唐晶约会。

她不考虑涓生找他有什么事,反而一见面就抱怨女儿的叛逆。

直到涓生不耐烦地让她坐下,她才问:“什么事?你父亲又要借钱了是不是,你告诉他,诊所的房子分期付款买的,如今我们的公寓,还欠银行十几万……”。

我想,这样的对话,应该是常态。

子君在家里,很少会顾及到涓生的感受,所以涓生才会说出你不关心我这样的话。

任何一段感情的裂缝,都是从双方不能好好交流开始的。

‬(6)

所以说,子君婚姻的破裂,凌琳并不是关键,她只是恰巧在那个时候出现。

而子君才是关键,是她自己直接地扼杀了自己的婚姻。

她跟涓生离婚后,某次为了女儿出国读书一事做沟通,也是因为那次沟通,子君才第一次意识到,结婚十几年,原来自己也有错。

失败使人成长。

离婚与她,也并不一定是坏事。

贺涵说的一句话特别在理:

“没有任何人会成为你以为的今生今世的避风港;

只有你自己,才是自己最后的庇护所;

哪怕再破败,再简陋;

也好过寄人篱下。”

好在最后,子君经历了婚姻的背叛,找到了问题的所在,重新出发,最终收获了自己的幸福。

分享:

评论